新设一个信箱

苏更生有一个专栏,名为《给爱德华·诺顿写信》。专栏从2017年4月19日开始,一直到今天,苏更生还在给诺顿先生写信。有人好奇:爱德华·诺顿是谁?为何要给他写信?

我在她的一次沙龙访谈中找到了答案:“故事的真假,是作家的秘密,这个人存不存在呢我不能告诉你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在一个故事里,你可以在牵手的时候是这个人,在拥抱的时候是下一个人,在接吻的时候是另一个人,他是很多人的集合。”

爱德华是她的灵感所在,是她的情感宣泄口,是她的日记本。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,但是我喜欢写信。不过,日记也算是写给自己的信吧,写给未来的自己。写信给朋友的时候,就难免谈及近期的生活,也许过于琐碎,我写起来总像是在碎碎念一般,也不知对方看了是否会觉得无聊呢,幸亏看不到对方读信时的表情,否则又该后悔自己过于啰嗦。

最近把专栏里的文章又重新翻出来看,我也开始写信。开心的,不开心的,那些在日常的对话中难以表达的真实感受都一一写在信里,我觉得我又重新活了。后来看到一篇文章,大致意思是说:以书写(或者说文字)方式将个人内心感受表达出来,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具有一定的疗愈作用。书写可以刺激脑部释放多巴胺,能慢慢地释放心理压力,达到心理治疗的目的。那么我想,像这样写信,也是一个自我治疗的过程吧。也许写到一定的时间,我也差不多好了。

那么先定个小目标,今年写够50封?

另:如果某天,你看到其中一封,欢迎“回信”。收件人:Mono,1104200029@qq.com。

2 Comments

  1. mono这么孤单的吗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