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有修复万物的超能力

你好啊,诺顿先生。

明明现在才北京时间八点半,我却已经开始困了,所以趁着现在还能看清屏幕上的字,我给你写信。还记得昨天我跟你说的大雨吗?我想我一定是淋傻了,或者说脑子不小心进了水。昨晚洗完澡之后,我坐下来把头发吹干。照着镜子时,突然很想剪头发,接着就一把抓起剪刀。担心碎发会弄得满地,我索性去了浴室。“咔擦咔擦……” 这次我下手快而狠,可惜缺了个“准”字。加上原先就有轻微自然卷,剪短后头发就炸了。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,“好丑呀!” 真是哭笑不得。是的,我常常自己剪发,几乎很少去理发店。自己剪发是一种乐趣,剪掉的长度取决于自己的心情。慢慢地,一点点地剪短,这边长了就再修修,只要留有一定的余地,就不怕的。可是我却很少给自己和他人留余地,一旦要撕裂,往往都会被撕得粉碎,这的确是一个不好的习惯。我讨厌自己这一点。

这次是真的失手了,于是今天上午请了假,去理发店补救。以前是绝对不敢一个人去理发店,一定要叫上妈妈。那时的我,还不像现在这样可以在陌生人面前说话自然,实在无法独自应对那样的场合。而现在,我已经可以自然地和理发师聊天,甚至有时担心他们会觉得尴尬,常常自己抛出一个话题。我可不愿做个呆头呆脑的顾客。今天理发师问我是不是学生,我悄悄地撒了谎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只有学生才会干这种傻事。”我哂笑,心想:是呀,大学的时候,这种傻事干的可多了呢。

“反正无论我剪成什么样子,你们不都是可以补救的吗?”
“你这已经没有留一点发挥的余地了,你知道么……刘海倒是剪得蛮可爱的”
“可爱是用来形容不漂亮的幌子。”
“怎么你左边头发比右边多,说说为什么。”
“可能左脑比右脑用得多一点。”
“怎么把头发剪成这样?”
“心情不好。”
“以后不要自己剪头发了。”
“那我可不敢保证。”
”下次心情好时候再过来吧,染个漂亮的颜色。“

你瞧,理发师真的很会聊天,对待顾客总是满面春风,能投其所好。可惜我不是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能把天聊死,甚至保持长而久远的沉默。这实际上不关谈话对象的事,我只是简单的不想讲话,就好像一个时钟跑累了,它有时也会罢工,不着急,休息一会,指针又会重新走动。诺顿先生,你是一个风趣的人还是严肃的?还是时而风趣时而严肃?我认识一个人,他很奇怪。有时像个小孩子,喜欢搞怪;有时又很严厉,弄得我很紧张。”Weird but cute. “那天在电影里看到的台词,倒是很适合他。

最终,理发师真的把我的头发给修好了,虽然看上去跟我以往不同,但至少不会引起路人的侧目打量。诺顿先生,你说人要是也有像超级英雄般修复万物的超能力该多好?这样,“失而复得”、”破镜重圆“、”和好如初“这些词都会变成生活里的真实,不再是书上的一个个如梦幻般的字眼了。但或许,我们又不该有这种贪念,一旦有了这种超能力,我们就不再惧怕破碎与失去,我们就无法学会珍惜,然后错过一个又一个人生中美好而唯一的时刻。

我好像明白了,诺顿先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