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上双眼,世界与你无关

你好啊,诺顿先生。

立夏刚刚过去,我所在的城市,气温已经攀升到了35度。通勤途中,总是弄得十分狼狈。啊,这讨厌的太阳,总是忍不住臭骂它。谁曾想,几周之前,在连绵的阴雨天气里,我总盼望着太阳。人总是这样,在冬天盼望夏天,在夏天向往冬天;小时候憧憬着成人的世界,成人后又羡慕着儿时的天真。 我们似乎总是学不会“顺其自然”、“活在当下”。想起帕穆克先生说的:其实任何人,在经历时,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。

记得在盛夏来临的时候,晴朗时天空中总是有好看的云朵,奇形怪状的,像棉花糖,像凤凰,像马…… 傍晚时云彩也甚是好看。天空开始布满阴霾,隐约听见雷鸣,风雨欲来。不一会,整座城市就被雨水淋湿。有人说:“一直觉得‘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’这句歌词很有味道,但始终不得精髓。直到昨天舍友给我描述那个场景: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大雨让城市颠倒是什么意思,后来在一次大雨倾盆后,看到地面满是积水,积水倒映出街道上的店铺、高楼,抬头一看,积水里就是城市,一座颠倒的城市。”

记得前些年情绪化非常严重,偶尔的天气变化也能扰乱我的心情。下雨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情,心情跟天气一样阴郁。那时没有过多与人交流的欲望,几乎对身边所有人都有一种强烈的疏离感,无论他们跟我分享什么,我感受不到他们所感受到的快乐、悲伤、愤怒、恐惧……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,我无法与这些事物发生任何情感联系。我,只关心自己想关心的。路过商店时,我跟被封在橱窗里的模特打招呼。“你好啊,你在这里多久了呢?你不觉得孤单吗?”可惜我们隔着厚厚的玻璃,他根本听不见我在说什么。

后来学到一个词——“钝感力”。诺顿先生,你听说过这个词吗?“钝感力”一词其实是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发明,可以直译为“迟钝的力量”。现代人往往因为太敏感而容易受伤,与敏感相反的钝感,虽然会给人一种迟钝、木讷的负面印象,但却能让人不轻易感到烦恼和气馁。真是奇妙啊!

前天回家的时候,背包上的一个小零件掉了,于是背包的背带彻底罢工。我放下东西沿着楼梯找,那是一根短小的不锈钢棍子,一头带有螺纹,另一头有一字刻痕。终究没能发现它的踪影,我迅速地放弃了。以前我常常因为丢失一件东西而失魂落魄,必然要在睡前想起,接着收获一个失眠的夜晚。奇怪的是,这次,我很快地忘掉了这件事情,并在午夜来临前沉沉睡去。我仿佛没有丝毫的不安。不知道这是所谓的“钝感力”在发挥作用,还是我相信那是一种属于宿命般妙不可言的东西——既然它不打声招呼就离我而去的话,我苦苦寻找又有何意义呢?如果对方想说,那又何必去问?明明知道没有结果,为什么要开始呢?

诸如此类的,诺顿先生,你看,我又这样钻牛角尖了。人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往往期待一个积极的结果,一旦结果不尽人意,总觉得之前的努力都是白费了。其实,一段关系的结束,并不能抹灭初识以及相处过程中的美好,这也是人们常常缅怀的地方。那为何不在一开始就学会乐在其中,并去创造更多的美好呢?因为害怕失去、缺乏某种热烈的勇气,我们该错过多少东西呢?我们错过了很多东西啊。我想我应该开始要学会珍惜,以一种热烈的情感对待身边的人和事,这样我也会快乐很多吧。你看,我总是喜欢“自相矛盾”,你会不会觉得我时一个奇怪的人。没关系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跟我一样奇怪的人,你得习惯起来。

很晚了,诺顿先生,你那边已经是午夜了。那就睡吧,合上双眼,世界就与你无关,明早太阳照常升起。

Leave a Reply